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李菊生,引領陶瓷繪畫
李菊生,引領陶瓷繪畫

    李菊生在中國陶藝界具有特殊地位,一是他首創了“高溫顏色釉裝飾工藝”,在藝術陶瓷領域開辟了一條新路;二是他在集詩、書、印、畫于一體的陶瓷藝術瓷畫方面具有卓越成就。他的人文內核構成其作卓絕之美的骨干,他那獨特的藝術風格構成其作精神之美的骨肉。


    李菊生是怎樣的一位陶瓷藝術家?我認為,現實生活中的李菊生,比傳聞中更富傳統中國文人的風骨精神與人格魅力。第一次采訪他,這位藝術大師的才思敏捷和出口成章,就給人留下深刻印象,一直令我難以忘懷。我敬重他那精湛的繪瓷技藝,敬重他深邃的思想,散重他高尚的人品,敬重他那深厚的學養,更敬重他的高度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
    中國文人畫的風骨精神是傳統士人崇尚真理與正義、不愿屈從社會丑惡與世俗勢力的崇高精神氣節.閃爍著超凡的人性風采。只有具備這些精神氣節與人性風采的人物,他們的藝術創作才能經受住時間的考驗而世代流傳。在浩瀚的歷史發展長河中,一切創造了豐功偉績的藝術家,哪一位不是光彩照人奇勺風骨人物呢?
    屈原若非他那對理想執著追求、不惜自沉汨羅以身殉道的精神,又何來千古傳誦的《離騷》,)蘇東坡在政治漩渦之中幾度沉浮,但是他留下的詩歌、書畫佳品卻光風霽月,在中國歷史上占有特殊地位?!皳P~,、怪”之首的鄭板橋,被“罷黜歸耕”后造就出流芳百世的詩書畫“三絕”,在“蕭蕭竹聲”中,我們依然能感受到鄭板橋的坦蕩、清高、脫俗,及其剛正不阿的秉性。
    李菊生秉承了中國古代精英的氣度和品質,他既像一個虔誠的朝圣者,又像個藝術的苦行僧,在追求理想和通往藝術之巔的道路上,經歷了種種磨難和痛苦掙扎;他數十年如一日,一如既往,勇往直前。
    李菊生在中國陶藝界具有特殊地位,一是他首創了“高溫顏色釉裝飾工藝”,在藝術陶瓷領域開辟了~條新路;二是他在集詩、書、印、畫于一體的陶瓷藝術瓷畫方面具有卓越成就。他的人文內核構成其作卓絕之美的骨干,他那獨特的藝術風格構成其作精神之美的骨肉。


    李菊生出生于江西鄱陽的一個窮困家庭,父親是舊時的私塾老師,創作的詩詞曾獲“國學金獎”,還曾在景德鎮益鑫瓷莊做過“紅店佬”(舊時“畫紅”藝人)?;蛟S是父親的遺傳基因,或許是家庭熏陶,李菊生從小就對繪畫有著天生的愛好,他在家鄉的青石板上涂涂抹抹著一路長大。
    幼時貧困的生活經歷,鍛煉出李菊生堅強和灑脫的個性,他像一株野草,在各種惡劣環境下都能恣意生長;他更像一個藝術浪人,既能隨遇而安又瀟灑不羈。
    修行者無法通過坐禪念佛去頓悟,必須在風霜雨雪中云游四方才可修成正果。李菊生以苦行僧般的殉道精神、以朝圣者的虔誠方式,一步步向藝術的峰頂前行。上世紀60年代末期,中學畢業的李菊生因家貧而無力報考自己心儀的藝術類專業.轉而投
考當時的江西師范大學中文系。
    對李菊生來說.沒有接受藝術院校的美太教育并不是一件憾事。他追逐藝術的愿望反而更加強烈。他在師大學習期間,接觸和學習了西洋注畫.其敏銳的洞察力和天才的想象力。使得他在繪畫方面英雄有了用武之地。
    “文革”期間師大停課,學生上街宣傳毛澤東思想,李菊生就經常代表學校在南昌萬歲館、省委大院創作宣傳畫廊。南昌街頭很多巨幅毛主席畫像,就是李菊生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畫出來的。在大量的實踐活動中,李菊生的悟性加上孜孜不倦的勤奮,讓他的藝術才華得到了盡情的發揮。
    十年“文革”時期的李菊生,看見一批批老師遭受迫害,也經歷了一段痛苦、彷徨的時期,但他仍基于正義和勇氣暗地里保護了許多受迫害的老師。為了營救被“造反派”圍攻而深陷困境的同學,他曾“單刀赴會”’救出同伴.成為當時學校師生口口相傳的傳奇。人們由衷衷地說:"看到了李菊生,就看到了勇氣和力量!”
    沉默是那個時代的人保全自己的最好方式,而李菊生以自己的智慧與當時的社會進行無言的抗爭。當“批林批孔”運動席卷全國時,江西省組織了一次“全國農業學大賽”版畫展。當時的省軍代表負責組織這次活動,主題當然是火藥味很濃的打打殺殺。李菊生既不想違背自己的心愿,又不能“不合時宜”,就創作了一幅題為《支委會上話當年》的作品。
    沒想到,李菊生的這幅畫因為獨特的創意被選送到北京參加展覽,并由當年的人民美術出版社印刷發行。那本畫冊在全國共選錄了九幅作品,李菊生的畫作成為江西唯一上榜的作品。此后,李菊生一發不可收拾,他的作品多次獲得江西省或者華東地區的各項大獎,成為當時江西藝術界的風云人物。
    藝術創作的靈感往往來源于生活。1980年的第二屆全國青年美展在杭州舉辦,經歷“文革”的青年藝術家在遭受長期的壓抑后情感集中爆發,井噴式地創作出大量震撼之作。很多人都清楚記得,羅中立憑借一幅油畫《父親》,在第二屆全國青年美展上一鳴驚人,從此享譽中國畫壇。
    而李菊生則以樂平縣中學語文老師的身份,創作了一幅油畫《丹青不知人已老》,并在第二屆全國青年美展獲得二等獎,且被中國美術館收藏。李菊生創造了當時文學界和藝術界的一個奇跡這幅油畫描繪的是一位老建筑工人在建筑物前休息的場景。背景建筑物的高聳與富麗堂皇,落寞、疲憊、滄桑的老工人形象,兩者構成了鮮明的對比,體現了“歷史是勞動者創造的”這個深刻主題。李菊生的這幅作品和羅中立的?!陡赣H》確有異曲同工之妙!
    李菊生的成功是以生活為依托,日積月累、水滴石穿的結果,他從創作實踐中闖出一條寬廣的道路,極大地影響和鼓舞了那個時代學習美術繪畫的青年人。


    因為出色的藝術才華,李菊生從學校調入樂平縣文化館工作。隨后,因為他在全國藝術賽事上屢屢得
獎.被提拔為樂平縣委宣傳部副部長。而李菊生的性格與官場風氣格格不入,最終,李菊生像鄭板橋一樣選擇了“辭官歸隱”。作為一位大學教授,他贏得了所有學生的尊敬和愛戴;但作為一個下屬,他從不知道去揣摩領導意圖、如何逢迎拍馬。因而無論李菊生教學教得多好、學生多么愛戴他,總有人會借口李菊生的“非美術專業”而打壓他、排擠他。
    2006年,西安、四川、遼寧等地來了許多學生報考李菊生的研究生,而此時學校某些領導卻讓李菊生“解甲歸田”了,他們以為這樣會讓李菊生受到打擊。誰知反而讓李菊生贏得了更多藝術創作的時間,在藝術上獲得了新生。他將長久郁積在內心的創作激情全部噴發出來,一件件精美的藝術品從李菊生的筆端流瀉出來。他讓世人再一次看到,現代文人藝術家超越一切世俗力量的不屈精神。
    李菊生創作的作品摒棄舊文人畫梅蘭竹菊等傳統題材,而以高溫顏色釉人物為主要創作內容。他常常以古代文人的睿智與對現代生活的感悟,以作品哲思和詩意的審美愉悅感染周圍的人。他的作品大多數融詩書畫于一體,不是以詩命名就是以典命名,如《鸚鵡面前不敢言》、《春風應自怨黃昏》。
    而李菊生深厚的書法功底、人物造型能力以及古代詩詞文化修養,衍生幻化為他飄逸、灑脫、不羈于形的筆墨風格。每一幅作品都是他個人性格的完美詮釋,看似樸素卻含蓄,看似率真卻嚴謹,看似雄渾卻細膩,看似淡泊卻藏骨。
    李菊生不為當代人物畫以造型和寫實為主流的風氣所動,苦心孤詣地創造自己的人物畫風格。他認為現代藝術瓷畫對局部過于細膩的刻畫,容易犯“謹毛失貌”的錯誤,是現代繪畫藝術之大忌。它容易使創作者抓住局部和細膩,卻丟掉了整體和神。因此,李菊生所創作的《麗人行》、《唐人馬球圖》等作品中,無論對人物的描繪還是對奔跑烈馬的刻畫,均線條拙樸渾厚、剛柔相濟,不拘小節、生動傳神;構圖疏密參差,色彩對比協調;畫面起伏跌宕,動態感呼之欲出。
    他的畫作落筆生動隨意、能放能收,仕女的清麗與淡雅,奔馬的粗獷與厚重,折射出李菊生理性和狂野的矛盾統一體性格。他在盡可能簡約的筆畫中,表現出點、線、面的意趣和濃淡強弱的千變萬化,畫面酣暢淋漓,筆鋒灑脫,情趣盎然。當然,在《唐人馬球圖》中,展現的是更為恢弘與豪邁的氣勢,那種波瀾壯闊的震撼力,有種撲面而來的感覺,強烈撞擊著你的內心深處。
    李菊生具有開闊的視野、敢于創新的探索精神,同時作為一位現代文人瓷畫家,他對現實生活中的一些現象雖無力杜絕,但從不同流合污。他既愛憎分明、又隱忍達觀,對景德鎮陶瓷未來的發展,負有一種崇高的責任和使命感。
    多年來,陶瓷收藏界彌漫著一股對古代官窯的崇拜之風,甚至不少當代瓷器也“自豪”地宣稱自己是“當代官窯”。李菊生直斥此現象為文化糟粕!他認為官窯文化里充斥著帝王、權術、金錢和統治欲,一旦藝術落入這樣的窠臼,就會被權力和財富所淹沒。因為藝術是人類自由地表達內心的感受,官窯沒有這樣的特征。對官窯的贊美,是人類崇拜權力和財富的痕跡,官窯是不能自由表達內心、沒有創新與沒有生命力的“偽”藝術。
    應該說在當代景德鎮陶瓷領域,李菊生這樣的文人瓷畫家已經越來越少了。針對景德鎮的陶瓷繪畫藝犬在中國當今藝術界的不平等地位,李菊生也多次在公眾場合嗚冤叫屈。他認為中國陶瓷史的發展已有數千年,景德鎮的藝術陶瓷還沒有進入中國主流藝術,藝術界的領袖人物們仍然將景德鎮陶瓷藝術拒之門外,把它作為工藝品之列,局限于工藝的范疇。李菊生認為這是門戶之見,陶瓷繪畫藝術最能代表中國文化的象征,是中國繪畫的符號,為什么不能上升到中國美術主流行業里去呢?
    有人評論說,李菊生是個現代文人瓷畫家,他的創作和舊文人畫創作大不相同。他是一位從傳統文人畫的梏中“殺將”出來的新文人瓷畫家。他以尊古曉今的標準要求自己,他認為藝術家尊古不曉今,容易做古人的奴仆;通今不尊古,容易追逐時尚,流入俗氣,喪失應有的精神品格。


藝術檔案
    李菊生,男,1944年9月出生,江西鄱陽人。景德鎮陶瓷學院美術系教授,碩士生導師。中國工藝美術大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江西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景德鎮市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
    1981年作品《丹青不知人已老》獲全國美展二等獎,為中國美術館收藏,并被載入中國文學法文月刊。1984年入景德鎮陶瓷學院任教.開始嘗試在陶瓷上進行藝術創作.探索顏色釉在陶瓷釉下彩繪的運用.以中西繪畫結合的手法,開創了景德鎮陶瓷顏色釉綜合裝飾的先河。其創作的《秋風送爽》被審定為中國工藝美術珍品.由中國工藝美術館收藏、陳列,并被載入《中國工藝美術館館藏珍品(陶瓷卷)》。2007年被授予第五屆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稱號。
    1993年、1994年、1995年分別在洛杉磯、上海、臺中市舉辦個人陶藝展.2002年、2003年分別在新加坡、香港舉辦個人陶藝展。
    1995年著書《李菊生陶瓷藝術》,2002年著書《當代景德鎮陶瓷作品集——李菊生作品選》,2005年著書《李菊生陶瓷藝術》,2010年出版榮寶齋畫集《李菊生陶瓷藝術》,2()02年編著《藝術陶瓷創作與技法》,1996年主編《中國景德鎮藝術陶瓷精品鑒賞》,2003年主編《景德鎮當代美術作品集》。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學院教授】
【陶瓷美術家】
【省工藝美術大師】
【夏圣公司推薦中青年藝術家】
【夏圣公司禮品瓷】
【江西省高級工藝美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