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暗香浮動戴玉梅
暗香浮動戴玉梅

    一個群體逐漸成長為景德鎮陶瓷界的中堅力量。他們出身名門、受過良好教育、愛好藝術、扎根傳統陶瓷文化,他們的實驗、執著甚至開始左右陶瓷風向。用時髦的話應該稱他們為“藝二代”。因為大眾對“二代”的誤解、非好感,他們更需用加
倍的努力和實力證明自我。
    有大風的那天第一次見戴玉梅,瘦而高,端莊地坐著,眼角柔柔的笑。真怕一陣風起將她吹走。這樣的姿態,不由想起她在瓷器上的潑灑,將陶瓷語言放大到極致,安靜含蓄之中透出古典、清新之美。
    想起那首王冕的詩:“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塵。忽然一夜清香發,散作乾坤萬里春?!焙孟裨趲资狼熬皖A言了戴玉梅和她的作品。盡管出身陶瓷世家,過去她一直默默,不是沒有發光,而是積蓄能量、厚積薄發。
    果然是人如其名、畫如其名,俏也不爭春。


一、小清新
    一個群體逐漸成長為景德鎮陶瓷界的中堅力量。他們出身名門、受過良好教育、愛好藝術、扎根傳統陶瓷文化,他們的實驗、執著甚至開始左右陶瓷風向。用時髦的話應該稱他們為“藝二代”。因為大眾對。二代”的誤解、非好感,他們更需用加倍的努力和實力證明自我。
  戴玉梅就是這種命。
  景德鎮“藝二代”中,她算得上是曝光頻率最低的那一個,然而口碑卻甚佳。一開始以為她受著父蔭,才在陶瓷界聲名鵲起、一馬平川,直到品讀《戴玉梅花鳥瓷繪藝術),才發現.這個女人的作品有一縷暗香浮動。
    這本大開本的作品集就擱在書桌,大約要體現安靜和莫測高深.選了黑色的外殼。封面和封底都有古彩雙壽圖瓶裝飾.用瓷瓶一面做封、摳出另一面的花樣當底,在大塊黑色中!青膩的胎色、主打紅綠彩的畫面緩緩流動,對戴玉梅的認識不由從莊重中開始。
    用古彩瓷瓶開啟<戴玉梅花烏瓷繪藝術》,是戴玉梅編著時的巧思。這種設計不但代表她的陶瓷之路從古彩開始.也代表拍賣市場對她的認識從古彩開始。她參加翰海2008年秋拍就是一支古彩雙壽圖瓷瓶。相對于粉彩而言.古彩的料性更難掌握,這支瓷瓶的顏色沒有過度.戴玉梅精心安排各種顏料,精細勾線填彩,使這幅花鳥作品整體畫面飽滿,色彩錯落有致,填彩的落筆恰到好處,沒有一絲外溢破綻,山鳥無論是姿態還是眼眉都很傳神。第一次正式在拍賣市場亮相,就被藏家以19萬元的價格拍得,她的實力可想而知。
    實際上,確實需要為這個女子的才情傾倒。只需翻翻《戴玉梅花鳥瓷繪藝術》,會發現她的作品中有一種暴雨滌蕩過后的清新、透徹,雨過天青般的干凈,不如就稱她為“清新派”。
    形成這種風格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在她的認識中,陶瓷語言和繪畫語言在工藝、特性上完全不一樣,陶瓷最主要是工藝,工藝再吸收繪畫就能提高,她極力做到工藝美、材質工藝和繪畫風格的和諧。在陶瓷本身的語言常常被淡化的當下,戴玉梅反而在自覺地尋找陶瓷固有的語言。
    她的作品《冷香》,采用五彩工藝手法,描繪出盛夏荷塘一派生機的景象。一葉荷花徐徐展開,花葉俯仰有姿,分布得體,既點明了季節,又營造了意境。寥寥數筆勾勒的白荷及荷葉有冷峻清香、沉雄渾穆的氣度,用筆利落而準確、含蓄而具生命力。在設計器型的時候就設計好畫面,有裝飾語言,和造型吻合,用筆工麗精致,細勁清圓,蓮上點綴沒骨小鳥一只,羽毛纖柔,毫發畢現,神態機警,色感逼真,躍然瓷上呼之欲出,最為點睛。
    藝術創作有時候就是偶然的累積,這些年戴玉梅也是在制作過程中慢慢形成風格,秉承多看、多想、多畫的原則,哪怕是一小點進步也緊抓不放,擴大化就形成了風格。也許真是性格決定風格,戴玉梅的作品偏恬柔,很女性化,追求樸拙。

二、理性派
    盡管內心柔軟,在陶瓷創作時,戴玉梅走的可是一條理性派的路。她每一步都踏踏實實、努力地度過,有點一根筋的勤奮。
    其父戴榮華是著名陶瓷美術家,因為帶子傳藝的政策,13歲時她就進廠隨父學藝,1984年考入景德鎮陶瓷職工大學,全脫產學習三年,后來進入輕工業部陶瓷研究所,一直工作至今。
    回首過去,她不斷自我修煉,經歷了從學習到擺脫再到創新的過程。
    創作過程中會面臨很多苦惱,工藝的完善、陶瓷工藝上的變化對藝術創作的影響,很多人擺脫不了這些苦惱,于是成為束縛,要么原地踏步,要么日漸頹廢。曾經有一段時間,她固執于繪畫的灰色調,后來參加展覽,和父親的作品一對比,馬上發現自己的作品不跳,于是她立馬自我修復,也明白.“手工藝和純藝術非常不同,藝術需要創造.工藝本身則要在傳承的基礎上才能發展:也就是借著這個契機,她開始發現傳統之美,從傳承中尋找出路。
    戴氏一門對陶瓷創作要求嚴格。他們有一個規矩,就是所有涉及的工序都要自己來,講究獨立創作。在這一點上.戴玉梅尤其幸運,她的愛人諸葛偉也是一位出色的中青年陶瓷藝術家,兩個人琴瑟和鳴、夫唱婦隨,一個負責器型,一個負責彩繪,一件作品都傾注了兩人的共同心血。也正因為此,戴玉梅一年最多也就創作20件作品。慢工當然能夠出細活,但是陶瓷很容易程式化,一不小心就會固步自封。于是從1995年開始,她和愛人諸葛偉幾乎每年都會帶著作品去香港展出,每次展出就是為了堅定夫婦二人不斷突破,尋找自己特色的決心。
    這些年,她從中國畫中吸收勾線、洗染等手法,又從素描、西洋光影中吸收明暗處理的手法,不過都不是完全照搬,而是向古代、現代繪畫學習,又逐漸脫離,尋找自己的花鳥路子。最近,她把突破口放在作品的裝飾風格、線條和題材構思上,花三個月時間畫了一塊《春風得意圖》瓷板,用現代感的陶瓷語言,處理畫面中雄雞羽毛的筆觸、顏色等,整個畫面富于立體感。
    在她的理解中,藝術的價值在于地域性和個性,于是她希望把傳統制作陶瓷過程推向極致,將制瓷和彩繪推向極致。她坦言:“我才剛剛從傳承走向創新?!毙液盟煨猿练€,不著急,她會慢慢來。

藝術檔案
    戴玉梅,1963年12月生,江西鄱陽人。中國陶瓷藝術大師,高級工藝美術師,江西省工藝美術大師,早年隨其父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戴榮華先生學藝,1987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職工大學美術系.現在輕工業陶瓷研究所從事陶瓷美術創作,擅長陶瓷古彩、粉彩工筆花鳥兼色釉裝飾: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學院教授】
【陶瓷美術家】
【省工藝美術大師】
【夏圣公司推薦中青年藝術家】
【夏圣公司禮品瓷】
【江西省高級工藝美術師】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福建快3开奖官网 25选五开奖公告 快乐12开奖结果奖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15选5专家杀号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熊猫麻将现在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