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趙中良的“大破大立”
趙中良的“大破大立”

    趙中良敢于對自己的過去采取“大破大立”的態度,樹立“破立觀”正是他取得今天成績的關鍵。趙中良熟諳傳統青花、釉上新彩、粉彩等一系列傳統技藝,如今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青花與高溫顏色釉山水瓷畫創作上。他不甘心于墨守成規、固步自封,相反,他從當今陶瓷繁榮的表象中萌生了深切的::匕惠意識,并因此產生了自覺、清醒、強烈的現代使命感。
  

    趙中良和藝術結緣源于父親的一句話。
    趙中良出生于甘肅靖遠農村的一戶普通家庭,父親當兵,母親成天在地里勞作。他的童年是自由自在的,調皮的天性很少受到大人的約束.所以.他愛玩、膽大,除了整天在外面瘋跑,還經常在地上或院墻上涂涂抹抹,畫一些他喜歡的小人或動物:郡對候,父親在西藏當兵九年,一年都難得回來一趟.而且來去匆忙。父親在他的童年記憶里,是既陌生又熟悉、既敬畏又想親近的人,在他幼小的心中有無比崇高的地位。
    一次父親在和客人談話,趙中良無意中碰到父親說了一句“這孩子的畫畫得還好”。就這么一句不經意的贊揚,使得趙中良對在墻上或地上涂鴉傾注了更大的熱情。
    父親從西藏復員后分配到西北最大的國營離瓷廠——靖遠瓷廠工作,高中畢業后的趙中良也通適捂工進入這家瓷廠。在its作期間,趙中良學習了陶瓷釉上繪畫,還學過一段時間的玻璃繪畫。
    彼時的趙中良對色彩的感覺是驚人的,老師有一套博古題材的玻璃繪畫作品,畫的是牡丹、荷花、菊和梅花等。老師在前面畫,他就在后面跟著看,他只用認真地看一遍,就能把所有畫面的色彩,包括細節上的用色全記清楚,并且回家后能夠根據記憶畫下來。那時,趙中良覺得那是很自然的事,如今想來他應該屬于天賦異稟。
    1995年,趙中良被單位推選參加全國成人高考。被景德鎮陶瓷職工大學錄取。在景德鎮讀書期間,趙中良經常去拜訪一些老一輩的大師,tt~oE錫良、王隆夫和陸如,與他們的交往對趙中良的人生觀和藝術觀有很大影響。
    在職大學習期間的寒暑假,趙中良因為沒有路費而放棄回家。而任教于職大的陸如老師對這位學生非常喜歡,有次過年,陸如老師聽說他不回老家,就邀請他到自己家里過年。
    陸如老師經常在家里畫國畫,一站就是幾小時,腿都站腫了,但每次畫完之后,不論多辛苦,陸如老師都會習慣性把所有的毛筆、紙硯收拾得干干凈凈。畢業以后,陸如老師還專程畫了幾張國畫給趙中良等幾位同學,鼓勵他們在學業上追求上進。如今,趙中良還珍藏著老師的這些畫。
    老師的一言一行讓年輕的趙中良懂得:有什么樣的行為,就會有什么樣的生活,有什么樣的生活,就會有什么樣的藝術。大師在成為大師之前,就早有大師的行為風范了,人品的高度決定了他作品的高度。
    初到景德鎮時,趙中良極不適應。這里的夏天太炎熱,冬天太陰冷。天天吃米飯讓他很不習慣,他還是喜歡北方的面食。但是畢業后,趙中良還是選擇留在景德鎮。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趙中良租住在一個連床都沒有的小屋子里,將就著打地鋪睡了一兩年。那時,鼉每月要付房租,還有每天買坯胎、釉料和支付燒煉費.這些費用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但是在此期間,趙中良居然去借了幾千元錢辦了一個自己的畫展。
    在最困難的時候,趙中良也曾打算黯然離開。他痛下決心;隹備把所有的瓷瓶拿到市場上甩賣,以籌得一筆回老家的錢,這時,命運眷顧了這位快要絕望的小伙子:一位老板一口氣買下了他的所有作品,雖然這是個偶然,雖然價位不是很高,但卻讓趙中良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他感覺自己的作品還是有價值的。
    當趙中良再次堅定了人生方向之后,他為自己的追求不顧一切。有一段時間,為了畫畫他每天平均工作12個小時,曾經創下兩個月沒下過樓的記錄。
    多年來,趙中良在景德鎮陶瓷工藝上摸爬滾打,對不同的陶瓷材料進行了無數次的探索和嘗試。在創作陶瓷山水題材時,趙中良運用了青花、釉上新彩、粉彩和高溫顏色釉等不同的工藝,而且都能自成風格。隨著市場的認知度漸漸提升,趙中良的品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和贊譽。
    趙中良真正的轉折時期,是2C¨04年受邀在香港舉辦了一次個展。那次展覽博得了廣泛的好評,作品在這次展會上銷售一空。緊接著有了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都轟動一時。趙中良自此有了一大批忠實的“粉絲”,其中,有一位收藏家是香港的高僧,他一人就收藏了趙中良60件作品。而在收藏界,趙中良的精品力作已經達到百萬元高價。隨后,陶瓷愛好者、經紀人和投資客不斷找上門來。
    西諺說:“腦袋里充滿了東西和一無所有一樣糟糕?!壁w中良沒有陶醉于眼前的成績,相反,他清醒地意識到,他不能再這樣下去,否則,他將會改變自己的初衷!他不能讓他的藝術創作越來越偏離藝術本身的軌道。2006年,他從如火如荼的香港市場急流勇退,回到景德鎮潛心創作。
    趙中良敢于對自己89過去“大破大立”,樹立“破立觀”正是他取得今天成績的關鍵。趙中良熟諳傳統吉花、釉上新彩、粉彩等~系列傳統技藝,如今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青花與高溫顏色釉山水瓷畫創作上。他不甘心于墨守成規、固步自封,相反,他從當今陶瓷繁榮的表象中萌生了深切的憂患意識,并因此產生了自覺、清醒、強烈的使命感。
    陶瓷藝術的創作,需要寬闊的胸懷與學養的汲取。趙中良認為,藝術陶瓷繪畫既要重視它的藝術高度,也不能忽略它的工藝成分。作為一個外來藝術家,他堅持畫了二十多年,才初步了解了什么是陶瓷。
    如今,不論市場把趙中良以前的作品拾得多高,他對自己始終有清醒的認識,甚至,他覺得自己以前的一些青花作品“畫得很丑”,他從靈魂深處感覺他更喜歡顏色釉。
    顏色釉進入景德鎮繪畫領域只有短短的三十多年,因此顏色釉還有更多的空間值得去發現與挖掘。趙中良認為,顏色釉不僅能體現陶瓷本身的質地之美,反映作者對火的藝術的駕馭能力,它更是表現現代山水的最好材料和途徑,色彩的豐富細膩能表現自然界山水瞬息間的千變萬化。
    趙中良的山水瓷畫,與他的生活經歷以及他對自然的認識和人生態度有關。正如清代詩人石濤所云:“我寫此紙時,心入春江水,江花隨我開,江水隨我起?!弊匀簧剿约次倚?,自然山水之情即我情,趙中良每段時期的山水畫,體現的正是內心情感的激發以及他對命運的參悟體會。
    趙中良的山水瓷畫,重山疊嶂,泉水流淌,林木茂盛,曲徑通幽。青花雖為單色,卻能產生十分豐富的色調層次和韻味,顯示出一種清幽冷寂、淡泊蕭條的意境,隱隱透露出一股淡淡的鄉愁;趙中良的粉彩山水瓷畫,則充滿了江南水鄉的淡雅粉潤。從欣賞角度來講,既具有中國畫的墨色韻味,又有陶瓷材質美、工藝美所營造的獨特意境。
    趙中良的顏色釉山水瓷畫體現了雄偉壯闊的全景式山水,反映了西部山水壯美的精神氣派。他筆下的山川高聳突兀,氣勢奪人,給人以高山仰止的感覺。他的畫不僅表達出山之骨氣與質感,也表達出他的沉思內省、灑脫大氣,是一個西部男人精神境界的體現。

 

藝術檔案


    趙中良,甘肅靖遠人,1971年生。自幼喜書畫陶藝。未及弱冠,業陶于靖遠陶瓷廠。后負笈景德.1998年畢業于景德鎮陶瓷職工大學。有志御瓷道繪藝,遂居昌南。而鄉居門-g有二槐,難舍舊里.故名其齋“二槐堂”。
    趙氏習陶瓷裝飾諸法,得窺堂奧。師陸如先生習畫藝,境界漸高。又從香江名家張北如游.引領南畫風技法入瓷,更鼎新釉上彩法,隱隱然于瓷都已獨樹一幟矣!
    中良素有林泉之志,喜煙霞之侶,歷訪名山,師法自然。觀其作,山光水色,晃漾奪目,得其妙手.不下堂延亦坐窮泉壑,快人心意!
    趙中良現為江西省高級工藝美術師,江西省工藝美術學會會員、景德鎮市美術家協會理事、中國畫藝委會委員、高嶺陶藝協會會員。制瓷以潔、靜、柔、雅、和、責事之。部分作品被國家及省市美術館收藏。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學院教授】
【陶瓷美術家】
【省工藝美術大師】
【夏圣公司推薦中青年藝術家】
【夏圣公司禮品瓷】
【江西省高級工藝美術師】
捕鱼达人千炮版修改器 贵州快3预测三同号 九龙国际棋牌送28 深圳风采35选7玩法 网络上赚钱 顺配宝配资 新疆11选5开奖时间 安徽25选5开奖结果 沪市权重股排名 燕赵排列七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