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詹偉和喻宏的“劍”與“花”
詹偉和喻宏的“劍”與“花”


    心靈上的溝通與感情的情投意合,使得詹偉和喻宏在藝術上出現了天人合一的默契,剛柔并濟永遠是他們最完美的藝術表現。殘破與精致、鮮艷與暗淡、粗獷與清雅這些頗為極端的藝術語言,同時出現在他們的作品中,并得以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詹偉的隱喻符號


    詹偉藝術上的求新變異,促使他在傳統的基-礎上不斷地提煉與摸索。他試圖把自己放在一個更廣闊、更永恒的角度去思考和反觀自然,以山水為母體,尋找一種新的視覺結構之統一。他把現代陶藝與釉上山水完美結合,首創了獨具特色的“詹式風格”現代陶藝山水,成為景德鎮將現代陶藝與陶瓷繪畫相結合最早的探索者。
    這種陶藝與瓷畫的新語境,將東方的藝術語言與西方的文化差異互相揉和,既有別于中國傳統文化習慣,又不同于純粹西方藝術。詹偉運用傳統工藝所認為的殘缺現象進行藝術化加工和處理,以自己特有的造型藝術和色彩語言,將自己的認知與感悟轉換到創作上。微醺的紅色,是他作品的主要色彩和一貫基調。
    詹偉的作品《劍圖式》系列,運用劍的造型元素,表現中國傳統文化對當代審美的影響,表達一種全新的劍圖式心語。殘破的劍柄以血紅釉色來表現,而劍身則顯示出劃破長空的凌厲之勢,描繪出晴空萬里之下一片壯闊的錦繡山河。他把劍形
納入具象與非具象的形態對立中,使傳統與現代互相融匯。
    這件作品的圖像與造型,表達了各種隱喻的符號,探尋著歷史的去向,帶著對現實思考的痕跡,營造出一種具有東方本土語言特征的新的樣式。觀賞詹偉的作品,仿佛在瞳仁深處,突然冒出了一個帶火焰的生靈,帶著一股子瘋狂和決斷,像沖破一幕鐵墻一樣,沖破了迷蒙的煙霧,向我們迎面撲來?!麃砹?,這里有歡迎的鮮花,也有審視的目光。


喻宏的花卉美人


    一花一世界,一花一天堂。每個人都是~朵花,每朵花都有自己的世界,每個人都是一片葉,每片葉都有自己的綠意。瓶花、壁紙、時尚小物、思考的美女、淡淡的江南情調,一直是她所鐘愛的。
    喻宏,這位生于景德鎮這座江南小鎮的恬靜女子,就像她的作品一樣,充滿著婉約和溫柔。喻宏出生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老一輩藝術大師曾龍升、傅堯笙、曹木林等都曾是她的左鄰右舍?;蛟S是家庭成長環境的耳濡目染,喻宏從小就顯示出對繪
畫的濃厚興趣。
    或許是女孩子愛美的天性使然,喻宏鐘情描繪的大多是花花草草。喻宏筆下的花卉與人物用色極具個生,她習慣于用淺淺的灰色調來鋪滿整個畫面,也習慣于用纖細柔弱的花朵來襯托畫面背景,更習慣于用麗人略顯哀愁的眼神來秒殺你,讓你瞬間被感動。古人悲秋的寂寞與相思情懷充溢內心,讓你聯想到李清照“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的悲涼意境。
    喻宏筆下的美女,完全不同于傳統的古典美女形象。喻宏手中的畫筆,賦予這些古代美女穿越時空的能力。這些美女從發鬢到眉眼乃至服飾,喻宏都匠心獨運,更具現代時尚感,甚至有漫畫人物的美妙感覺。喻宏的畫中有那么多的唯美元素——卷曲的秀發,細膩的眉眼,華美的蕾絲裙擺,乃至一具遍布花朵的小矮柜,都能在霎那間培養出你的小資心態。
    喻宏不斷地在瓷器上抒發自己的情懷,享受筆墨帶給她的無窮快樂。她把自己的人生體驗,對大自然的感受和對藝術的理解,全部融入了自己的創作中。她的花卉作品布局講究,畫面構思別具匠心,空間處理和虛實變化巧妙,既有整體效果,又有細致變化,遠看有勢,近觀有質。她筆下的線條曲折有致、舒緩流暢,色彩濃淡變化微妙,富有一種詩的韻味。


詹偉和喻宏的花語石緣


    人的一生相互間的緣分,或許冥冥中早已注定。詹偉幼時住在詹家弄,而喻宏就住在詹家下弄的沿河附近,但那時他們并不相識。1993年,命運之神的眷顧,讓詹偉和喻宏同時分配在景德鎮二中擔任美術老師。他倆因此相識、相知再到相愛,共同的興趣和愛好,把兩個年輕人的心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2004年,詹偉和喻宏順利從陶瓷學院畢業。詹偉師從秦錫麟學習現代陶藝與青花;喻宏則師從朱樂耕學習生活陶瓷與環境陶瓷。他們因為出色的專業成績留校工作,如今他們已成為陶瓷學院最年輕的副教授。
    心靈上的溝通與感情的情投意合,使得他們在藝術上出現了天人合一的默契,剛柔并濟永遠是他們最完美的藝術表現。殘破與精致、鮮艷與暗淡、粗獷與清雅這些頗為極端的藝術語言,同時出現在他們的作品中,并得以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詹偉對于鮮艷的紅色極為偏好,而喻宏卻執著地固守著她的那片淺灰色調,當一片嫣紅成為底色后,那抹淺灰卻成為了極為跳躍的鑲嵌,令所有觀者都驚艷于這種華麗的色彩組合。
    詹偉和喻宏的陶瓷作品《對影》,就是他們合作的一件陶藝瓷畫經典之作。詹偉將瓷泥雕琢成一塊象征消逝歲月的巨石,用血紅的釉色作為這塊巨石的主要底色,這紅釉像一簇燃燒的火焰幻化出奇妙的肌理效果;喻宏執筆繪制了一朵朵搖曳生姿的荷花,挺拔雅致。停歇在荷莖上的小鳥則活潑靈動。小烏孤獨的身影,映襯出遼遠與空寂的畫面背景,反映出隨著歲月消逝對歷史痕跡的留戀。鮮活與蒼涼、輕盈與厚重、陽剛與柔美,這些相互對立的藝術語言,在他們的作品中竟然如此安靜、協調,渾然天成。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
【中國陶瓷藝術大師】
【學院教授】
【陶瓷美術家】
【省工藝美術大師】
【夏圣公司推薦中青年藝術家】
【夏圣公司禮品瓷】
【江西省高級工藝美術師】